https://newera17031.activehosted.com/index.php?action=social&chash=b5f1e8fb36cd7fbeb7988e8639ac79e9.3134&nosocial=1
https://newera17031.activehosted.com/index.php?action=social&chash=b5f1e8fb36cd7fbeb7988e8639ac79e9.3134&nosocial=1

觀點

2004年,一個分水嶺?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2005 / 03 / 01
徐子文
2004年,一個分水嶺?<br>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在公司治理上,高階主管監守自盜掏空公司資產,嚴重打擊金融秩序。有老闆自己搞鬼,博達集團董事長葉素菲掏空公司資產,被具體求刑二十年。也有大帳房監守自盜,太電集團遭財務長胡洪九掏空,昔日龍頭股和績優股被迫下市,高層主管被具體求刑。歷任董事長仝玉潔、孫道存因糊塗放縱,未盡職責,被檢方求處適度之刑。

在資訊安全上,高雄檢調偵辦個人資料盜賣案,逮捕主嫌蕭榮祥,還有涉案的刑事局警官,海巡隊員,徵信業者以及電信公司從業人員共33人,是歷年來最大,牽連最廣的一次。
在社會治安上,炸彈客大量現身
年初的電話詐彈客曲宗運,雖然沒有真的爆裂物,但是已經造成包括台北101和美商IBM在內的一些著名地標和公司行號的營運損失。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做案手法是有計劃性的分散警力和消防人力。曲宗運或許有精神病,但是絕不是笨蛋。

連續做案,但後來為了能讓自己的弟弟可以領50萬的破案獎金而“自首”的稻米炸彈客楊儒門,訴求不要進口稻米以維持農民生計。有爆裂物,也有警告,雖然製作的爆裂物不會真的造成嚴重人身傷害,楊儒門也自認為是為社會正義發聲,不過他的行為確已造成社會恐慌。

由執法單位全力出動在短時間內偵破的汽車炸彈客高寶中則有清楚政治訴求,選在立委大選投票前製造事件,意圖影響選舉。在台北火車站前引燃瓦斯桶和汽油爆炸威力,能夠真正的造成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這不只是一次真正的犯罪活動也是準恐怖活動。

但前面所提被新聞媒體“封”為炸彈客的他們,用的其實的都不是用真正的炸彈。如果是真正的炸彈,造成的損失,就令人不敢去想像。

在自然災害上,對台灣而言,除了常見的颱風地震外,還有百年罕見的12月冬颱登陸。在國際上更是災難不斷。在海嘯發生前,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WMO)公佈的報告就已經顯示,發生了多次特大颶風和強颱風的2004年,是自然災害所導致保險業賠錢最多的一年。年末發生在印尼海底地震所造成的海嘯奪走了東南亞各國,甚至是東非和海上作業船隻等逾十萬人命,財產損失更是不計可數。 以風險管理而言,風險威脅來自自然因素和人為因素。自然災害或許是上帝的旨意(Act of God),我們不見得有能力去阻止,但我們可以加強預測技術和緊急應變的能力,來減少損失。但是對於其他的人為因素是應該也要有能力去預防和處理的。

這次立委選舉,台灣人民在民主政治下用選票表達了對瘋狂政客的不信任和對社會安定的需求。國家安全雖然還是已經被搞的是千瘡百孔,後遺症無窮,但是至少迫切的危機暫時消除。

但其他和安全相關的事件,不再是個案而是事實現象的各種安全問題發生了或被發現了,但是解決方案和努力才正要加緊進行中。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各位安全專家伙伴們,加油!

本文作者 徐子文 MSc. CPP為國際認證CPP專業安全管理師,美國產業安全學會(ASIS International)台灣區分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