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newera17031.activehosted.com/index.php?action=social&chash=a60937eba57758ed45b6d3e91e8659f3.2219&nosocial=1
https://newera17031.activehosted.com/index.php?action=social&chash=a60937eba57758ed45b6d3e91e8659f3.2219&nosocial=1

觀點

安全過度

2009 / 03 / 06
編輯部
安全過度
無論是在家裡或是工作場所,安全往往是麻煩而且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我剛剛收到了我的Windows密碼即將到期的通知。再一次的,我又面臨了必須記住8到10個字母與數字混合成字串的挑戰。不變的是,我的頭腦保留著幾年前記住的密碼,而每個新密碼和不可重複使用的密碼,卻愈來愈難記住。一點都不誇張,我最後停止從皮夾子裡找密碼來用,然後有十足把握地記住它,事實上,也不過是兩個禮拜前的事。
近10年來,密碼設定已使安全變得愈來愈使人困擾。回歸於此,安全是令人充滿疑
問的,在一些案例中,狀況更是荒誕。
IT人員重灌我的筆記型電腦後,我以為 去拜訪爸媽時終於可以使用無線網路(Wi-Fi)
了,但是經過30分鐘的奮戰後,我放棄了。我電腦中Wi-Fi組態軟體的WPA-PSK(保護 Wi-Fi的安全模式)選項仍舊是被封鎖的,因此,只好又將原本的乙太網路線拉來使用。
對Wi-Fi組態保持嚴格管控,以提供企業主我們辦公室內所有的驗證過程,但對一位一年只花4個小時在辦公室工作的人而言,並不太能信服這一套。
過度防護的安全機制也同樣在家庭環境發生。我老婆和我以前常利用我們的兩台電
腦,將重要資料做定期的交叉備份,維持工作的持續性。我老婆堅持在她的筆電上安裝
一個索價90美元的「安全套餐」,但網路連結卻中斷了,我懷疑那安全組合是否真的能阻擋任何惡意程式,但確定的是,它對效能並沒有任何改善。
就個人來說,我拒絕再為安全軟體付費了。家裡的桌上型電腦,沒有安裝任何防毒
軟體,已經在網路上漫遊超過18個月,而速度顯然快很多,也更可靠。無可否認地,自從我請IT人員從新組裝我工作用的PC後,它是更快了一點,也不會在工作時段,執行整整90分鐘的掃描。
同時,我媽媽已能理解,如果她沒有習慣去檢查信件,Yahoo就會判斷是垃圾信,她可能就會因此漏失掉正常信件。我知道我發的個人信件,已被一些垃圾過濾器隔離,因為它們視我家的IP位址是拒絕往來戶。
顯然,不是只有我開始覺得,我們太過度保護我們自身利益了。Steve Jobs所提出
的—以DRM(數位版權管理)保護音樂的整體構想,受到大眾相當大的質疑,令他感到非常挫敗。而我,則是掏出20美元,從一個很大的零售商那兒買到曼妙旋律。打了3次電話尋求支援,拜託他們重新初始化一組許可證,實在不值得如此費心。
從客觀角度來看,其實我頗喜歡以DRM 保護高價值組織資料的想法。但就像傳輸安 全管理已經發現要在安全與可用性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幾乎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在家裡、在機場,或是在工作場所,我們所做的安全,都愈來愈讓人覺得是超過所需和有所成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