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informationsecurity.com.tw/seminar/2021twcert/
https://www.informationsecurity.com.tw/seminar/2021twcert/

觀點

你快樂嗎?我問我自己!!

2005 / 09 / 05
魯智深
你快樂嗎?我問我自己!!

偌大的辦公室,只剩一個角落還亮著燈光,關燈、鎖門似乎已經成為例行工作的一部份。翻遍了所有的抽屜,一包餅乾加上幾顆糖果,可能就是今天的晚餐。能夠準時而且安安穩穩坐下來吃一頓飯,有時候成為一種奢侈。常有人問:「你這樣身體怎麼吃的消,工作那有那麼多?難道不能分給別人做?」我笑笑,原先的工作還沒有結清,主管又交代新的專案,再加上許多的工作都要搶時效,又要面對三天兩頭各種突發狀況,只能靠延長工作時間來解決。疲憊的離開辦公室,有時連講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但並不表示今天就可以告一段落,不管是習慣晚睡或是早起,上課的資料要準備,新的知識要消化吸收。狀況好的時候還可以一覺睡到天亮,狀況差的話腦袋還會東想西想,就這樣一夜輾轉難眠。前一陣子才聽說一個業界的朋友在上班時間被送到加護病房,對我們又何嘗不是一個警訊呢?只是當我們在診間看診的同時,心理上還想著等一下回公司要繼續處理那些業務。週末能夠在床上多賴一下,已經是極度的享受。


除了生理上的疲累,很多時候還有心理上的煎熬。像我們這種只熟悉單一產品的人,很多時候比一般人扮演更多種的角色,就公司內部各項資安工作的推動扮演火車頭的工作;就各項專案中與資安有關的部分扮演審查者的角色。但更多的時候,是一個橋樑的功能,負責溝通管理階層及執行人員、協調內外部稽核與資訊單位、負責整合硬體及軟體的專業,更需要教育使用者單位。開會就是一種挑戰,不去開會根本不知道在做什麼,怕到時候又是東補西補的,反而要花更多的時間與精力,更害怕的是大家都不重視資安這個議題,萬一有狀況又是資安人員沒盡到責任。去開會很多時候又是去當一個背書,如果只要我做橡皮圖章,又與我的本意相違背,攬了一堆的事不說,經常又是作收尾跟催的動作,弄得部門同事一個個怨聲載道。再加上彼此部門間又有一些各自的堅持,如何把安控的工作拿捏的恰到好處,能達到預期的控管要求,又能使反彈的聲浪降到最小,很多時候那已經不是產品或技術可以解決的問題。技術的問題都是最容易解決的,還要考量人的因素。面對著是一個毫無章法的組織,有時想找個施力點都很困難,如何再要求制度的落實與執行?但如果面對的是一個已經有制度的單位,不要以為日子會過的很好,講個最簡單的,從六十分跳到八十分也許只要多花一分的努力,但是要從八十分跳到八十五分,可能花了十分的努力,卻連最基礎的成效都沒有,然而很多時候主管因為整體沒有進步,以為之前的努力白費了,甚至還有退步的跡象,對於習慣用數字做判斷的主管,又如何和他解釋現在已經不再是多買幾個防火牆可以解決的問題。生氣嗎?大環境就是這樣,也只能笑笑的搖搖頭。


面對這樣的工作,早已超過滿足溫飽,以解決生理上的需求,而我在追求的是什麼?只是一份工作嗎?還是強烈的使命感與責任感?我也曾想做一個逃兵,或是一隻埋在沙堆中的鴕鳥。我反覆的思考,對照馬斯洛的需求理論,其實不就是一種自我實現的需求,那是一種堅持、一種執著。工作上的壓力,只要咬著牙總有撐過去的時候,但是人的熱情是不會磨滅的,也許在這樣的過程中,給別人帶來壓力而不自知,這是我要檢討的。但如果再次問我前面這個問題,我會大聲的說:「我是快樂的,因為我熱愛這樣的工作,這是我的選擇,我更敬重那些和我有著類似選擇的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