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刑事組偵查員陳學獎 鍥而不捨揪出安全威脅

2004 / 07 / 09
潘玉女
刑事組偵查員陳學獎  鍥而不捨揪出安全威脅

提到陳學獎,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是何許人也,但若告訴你,他就是日前破獲五大詐騙集團的功臣,你可能就有印象了!

一年多前,詐騙集團的行徑不但愈見囂張,手法也愈來愈多元,幾乎每天都有被害人到警局報案。鑑於此,板橋警局分局長吳試智即指示轄下刑事組員成立專案小組全力偵辦,而當時任職於板橋警局的偵查員陳學獎更是毅然決然地接下此一重大任務,而且一接就辦了整整一年。
詐騙集團組織嚴謹 一般企業自嘆不如
陳學獎及專案小組成員在深入了解後發現,詐騙集團的組織架構分工極為細膩且嚴謹,從專員、組長、主任、會計師、見證人、副理、經理、總經理等職稱一應俱全,再利用領獎通知書、寄發偽造支票…等等手法,讓受害者不疑有他而落入陷阱。

「一開始只抓到集團內一個負責寄信的人員,而他什麼都不知道,我們是因為在他身上找到一張打鑰匙的收據,才循線找到詐騙集團的辦公室,進一步了解其組織。」陳學獎表示。詐騙集團公司的組織分工包括:排版印製詐騙廣告(印刷組)、製作中獎信件資料(製造組)、寄發詐騙信件(寄信組)、喬裝中獎公司人員接電話(接聽組)、收購人頭帳戶(冰箱頭)、申請人頭電話或人頭帳戶(片仔頭)、提領轉帳贓款(提款手或車手)、彙整贓款帳目(會計組)、資金分散洗錢(洗錢組)等部門。其結構之嚴謹,連一般中小企業都自嘆弗如。

陳學獎表示,詐騙集團行事之謹慎,從招募員工階段就可以看得出來。他指出,「為了避免日後招來警方的注意,因此詐騙集團所吸收的新份子,是不能有前科的。」此外,為了要順利說服被害人,集團幹部在一開始便會施予相當嚴格的「教育訓練」,其中除了清楚告知組織成員集團的規定之外,更重要的是「話術訓練」。「透過不斷地口試,直到確定新份子在面對受害者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行騙,才放手讓新人開始打電話。」陳學獎說。

此外,為了「留住」這些「人才資源」,集團利用高薪、高紅利的方式,減少人員離職的機會;更預先為每位成員準備了「訴訟官司費」及「安家費」。「這些犯罪份子在落網後也坦承,一開始心態要做很大的調整。要說服自己詐騙的行為沒有什麼不對,才能騙得下去。且因為獲利頗豐,讓這些成員覺得自己是『快樂的詐騙人』,而忘了犯罪本身對社會造成的傷害以及所須付出的代價。」陳學獎苦笑著說。

千頭萬緒 和歹徒比速度、比科技
在知悉集團架構後,陳學獎體認到這個任務真的是「非比尋常」。但看到被害人受騙上當之後,著急且惶惶不可終日的神情,讓他覺得非得繼續查下去。「當初真的是千頭萬緒,茫茫然不知該如何著手。因為歹徒行騙方式不斷翻新,而且上、下游根本接不到頭。」他解釋,集團成員在加入之初,就會得到一個「綽號」,而且這個綽號還不能跟真實姓名雷同。大家以綽號互相稱呼,而且核心幹部還會有好幾個不同的綽號。基層的人對上層人員一無所知,能從他們身上得到的線索有限。

此外,為了方便聯絡,每個成員會分配到6支以上的易付卡門號,以規避警方的斷話及監聽。核心成員更甚者有10支以上,並嚴格分成公、私機使用,聯絡時以代號及術語互通有無,讓監聽員警聽得「霧煞煞」,偵查工作更形困難。「歹徒換手機門號的速度很快,警方得不斷與他們比速度,在他們換門號前,就要掌握資訊。」

為了順利掌握歹徒更換的手機門號以利監聽,陳學獎獲得此一案件的指揮王正皓檢查官(板橋地方法院檢查署經濟專責組)的全力支持,以及刑事警察局偵七隊、電信警察中隊等單位的鼎力相助,讓他們得以監聽及分析電話通聯記錄資料。「光是電話通聯記錄就有數萬筆。」他說。

監聽辦案最困難的是辨聲,因為如前所述,每個人的綽號不只一個,僅能從聲音去找出相關人員。此外,破解術語更是一項困難的工作,因為詐騙集團使用的是不同於其他刑案慣用的術語,而不懂術語,就算聽到了所有對話內容,還是等於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在長期監聽下,終於逐一破解了他們的術語,並找到歹徒的藏身之處。

此外,歹徒還利用一些只有大型電信公司才會有的設備,進行電話遙控轉接、訊號增強等作業。因此警方也必須利用各種高科技的電信偵測設備,以和歹徒抗衡。

不受威脅利誘 堅持查辦到底
這些詐騙集團還會利用真正的商店營業,做為組織成員平日開銷的經濟來源以及聯絡的據點,平日詐騙所得贓款也匯集至此。舉以李朝裕為首的「刮刮樂詐騙集團」為例,就是利用位於桃園市、新竹市等三家「曾記麻糬」加盟店,以掩人耳目,並從事洗錢的勾當。

「當初為了多了解一些案情、多取得一些證據,我和同事多次到桃園及新竹,光是買麻糬就買了好幾千元,只為了藉機和店員聊天尋找線索。」而他們的犯罪行為更是連通兩岸,提領人員將設在台灣人頭帳戶內的款項提領出來後,有一部份是聽候對岸成員之指示,每日轉匯至不同帳戶內,而由位於大陸廈門知名的「順成水果行」,擔任贓款匯集及洗錢的大本營。

該集團首腦落網後,不但心有不甘且堅不吐實,先是誣陷專案人員侵吞他的財物不成,後又以其銀行之新台幣3,000萬元賄賂專案人員,要求偵辦到此,不要再擴大。陳學獎說,「我怕我有命拿、沒命花,」斷然拒絕了李朝裕的「提議」,依法偵辦到底,終將其連結的詐騙集團破獲,移送了百餘人至地檢署偵辦。

而歸究詐騙集團能成功行騙的源頭,很重要的就是個人資料的外洩,讓歹徒完全掌握個人的姓名、通訊、收入、家庭…等狀況,而更「貼進受害人」、降低受害人防備,一步步走向歹徒設下的陷阱。

沒有辦過的案子 較有挑戰性
此偵查案告一段落,陳學獎整理所有包括人頭電話、人頭帳戶、電話通聯、工商登記、詐騙模式…等資料,就超過了十大箱。問他偵辦此案最大的心得,他說:「沒有辦過的案子比較具有挑戰性。從這次偵查中,不但發現了歹徒犯案的新手法,更直、間接地吸收了許多新資訊,對日後的辦案會有幫助。」

他補充道,「在辦案的過程中,滿腦子裡都在想這件事,連睡覺作夢都會夢到。調查小組的成員在這一年內,也隨時在交換意見及推測犯罪集團的手法。因為辦案絕不能太主觀,否則不易找到正確的線索及方向。多聽伙伴的想法引發多元思考,再加上一定的敏感度及推理能力,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此外,陳學獎仍不忘感謝長官,包括分局長吳試智以及刑事組長鄭朝諒給予的支持,才能讓這個案子圓滿落幕。

詐騙事件造成社會彼此不信任
對於此次辦案唯一感到遺憾的,就是未能追回所有的贓款。因為估計詐騙金額約有新台幣十億元,但當時只查扣現金一千多萬,以及部份的珠寶等物品,因為在歹徒層層的洗錢手法下,有些贓款早已漂白。

「你看這些詐騙集團成員普遍學歷不高,年紀也很輕,可是受騙者卻不乏碩士、博士等高學歷,或律師、醫生等職業的人。你要說他們是因為貪念或愚笨才會受騙嗎?我覺得並不公平。實在是因為詐騙集團的組織、話術太過嚴謹高明。」

陳學獎說,在五大詐騙集團被破獲後,其他詐騙集團勢必暫時收手,以躲避警方的查緝,不過他認為過一陣子,這些詐騙集團又會以更翻新的手法來行騙,因此他也提醒大家千萬不要鬆懈。

「詐騙集團的罪行不但是個嚴重的社會亂象,更造成了社會大眾彼此的不信任,對國家、社會傷害很大。當我們破獲詐騙集團,打電話通知民眾我們找到了他們的證件或所有物時,民眾反而懷疑我們是詐騙集團,有的大罵,有的掛我們電話。」因此,他認為政府應不斷進行宣導,讓民眾知道防範。而民眾更要隨時提高警覺,不隨意填寫個人資料,以免讓不法集團有可乘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