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informationsecurity.com.tw/seminar/2021twcert/
https://www.informationsecurity.com.tw/seminar/2021twcert/

觀點

釀酒廠的現代化

2009 / 06 / 25
Michael Ybarra 譯 LISA
釀酒廠的現代化

Korbel融合了傳統的專門技術及追蹤技術,創造出和諧的酒業,即使是面對生物恐怖主義也是。

  這是一家公司的噩夢:受污染的產品以及可能的產品回收。Korbel Champagne Cellars公司,一家1882年創立的釀酒廠,它是位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索諾馬縣(Sonoma County)。它的CIO Robert Barnes已經準備好做最壞的打算了:公司其中一瓶葡萄酒遭到生物恐怖主義的攻擊。

  當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提出,食品及飲料製造商必須要能在24小時內查出產品內的成分時,Korbel公司做了演練的措施,這項規定是2002生物恐怖主義法的一部分。每一瓶酒包含了巨大的數據資料:玻璃瓶及軟木塞哪裡來的,以及葡萄酒是存在什麼樣的酒桶內、又是用了什麼樣的酵母等資料。即便Korbel公司在它的老舊葡萄酒釀造系統(WiPS)中存有所有的數據,但是他還是將所有的資訊拉在一起,在24小時內可順利接管,並且從其它的工作崗位招徠很多的人員。

  「這產業高度受規範的」Barnes說。「我們必須監控瓶內的一切。在還沒有這法案之前,我們就已做了這些測試了。我們早就有全部的數據,它可是花了我們好幾天的時間去取得的。」

  釀酒廠的各部門都遇到同樣的遵循問題。

  「對這產業來說,這樣的遵循還真是個頭痛的問題」Mack Schwing提到,他過去是Deloitte & Touche的顧問,現在是Sonoma州立大學葡萄酒業課程的主任。「事實上,它並非是個報告準則。FDA認為釀酒廠必須在幾小時之內將相關資訊呈現出來。葡萄酒業以前從不需要與FDA打交道的。」

  除了遵循2002生物恐怖主義法之外,Barnes自己也忙得不可開交,他試圖要將公司的核心技術改頭換面。Korbel公司正在與惱人的ERP佈署及易出錯的商業智慧(BI)系統奮鬥中。

  為了要符合聯邦政府今年生效的新要求,Barnes領悟到釀酒廠必須要將本身的WiPS升級,這系統是由在印第安那州的印第安那波里市的eSkye Solutions公司製造的。一旦新的WiPS系統到位,那麼瓶子追蹤研習將會顯著地變得更快完成,而且迅速地遵循要求。新的WiPS系統包含了設計來使收集及報告遵循數據變得更容易的軟體。

  「如今我們可以在幾小時內就完成追蹤」Barnes說。「我們的目標是要達到藉由一次又一次的測試後能更快地得到資訊。確定我們是完全地遵循是完全地遵循是一個大挑戰。遵循的問題是,法令出現了,但沒有一點資料能確實告訴你什麼是必須要遵循的,它是個還需要進一步加工的半成品。它佔用了我很多的時間。」

古老的行業

  陳年的葡萄酒是很好,但是老舊的技術可就不一定了。製酒也許是從種植開始,但是漸漸地,從種葡萄到將這瓊漿玉液移入其它容器的過程中都可以看到IT的足跡。

  這行業的競爭是很激烈。根據尼爾森的調查,在一家主要的超級市場內,它架上的酒類平均有588種之多,這是店內最多種類之商品。在美國有5千家釀酒廠要搶食這塊餅。然而,在這行業中只有少數大型的控股公司擁有企業級的IT系統,比如擁有Robert Mondavi酒莊的全球最大釀酒業者星宿品牌公司(Constellation Brands???????????????)。但是,大部分的釀酒廠仍然是規模小的家族式經營的企業,這樣規模的釀酒廠往往IT是沒有說話的餘地。

     「在IT的世界裡,葡萄酒業是相對未成熟的產業」Schwing說。「資本支出已不是優先考量的事了。20年前我也常在製造及金融界見到相同的情形。要在封包中溝通實在很困難;有很多的OK繃帶及捆綁鐵絲將這些所有事都綁在一塊。」

  自從4年前成為Korbel公司的首席CIO起,Barnes一直力圖解決這些問題。他負責公司技術的主要檢修、汰換老舊系統(legacy systems)、強化基礎建設及為釀酒廠放下基本原則,最後充分利用公司的IT投資做為競爭優勢。

  「我們之前的『資料中心』根本上就只是個改裝過的辦公室,」Barnes說。

  至於新的資料中心,Korbel公司已將它升級成一個有新的不斷電電源供應器(UPS),加強電力系統以提供伺服器更好的電路負載,並且實施被設計來提供穩定的冷卻溫度及改善過的環境條件之新空調系統。新的資料中心比舊設備提供高於33%的容量,並且設計可以滿足公司數年的需求。

  「整個產業已落後在曲線之外了,但自從我到這裡之後我看到了很大的變化,」Barnes說。「Korbel公司是個中等規模的釀酒廠,但對技術卻有很強烈的感受。」

  在19世紀一位名叫Frantissek (Francis) Korbel的波西米亞難民,和他的兄弟在舊金山創立了一間建築材料的公司。最後F. Korbel & Bros.公司變成銷售木材的公司,買進一間距離舊金山北部數小時的鋸木廠,它在Guerneville的俄羅斯河小鎮。兄弟倆也嘗試過種植、培育用來釀造香檳的黑比諾葡萄。 不久之後,釀造葡萄酒成為家族的主要生意。

  1954年,家族將釀酒廠賣給第3代釀酒師Adolf Heck。Heck發明了一種篩選機器,可以自動地將發酵瓶翻轉,在此之前這動作都是靠雙手作業的。 他的兒子Gray Heck,在1982年接管了公司。那10年裡,該公司享有2位數字的成長,且取得其它的資產像是Kenwood酒莊及Valley of the Moon釀酒廠。現在,Korbel公司一年銷售超過130萬瓶,全年收入額約為1.5億美元。

  「香檳負責買單」Barnes說。

  2002年時,Korbel公司決定聘用它的首席CIO,然後透過獵人頭公司與Barnes接觸上。Barnes擁有財政的MBA及在IBM公司待過的背景,他在IBM公司從電腦操作人員晉升到企劃經理。那時,Korbel公司稱他是紐約器材經銷公司的CIO,這家公司最近經歷了JD Edwards的移轉導入方式(roll-out)。Korbel公司也佈署JD Edwards ERP系統,但也並非沒有困難。經過數年後,Korbel公司已經在技術上做了投資,但是技術並不好整合或管理的。如今,公司試圖要用JD Edwards(現在已被Oracle收購)取代無支援的Pansophic ERP系統。但是這企劃真是一團亂,Barnes被聘請來收拾這些爛攤子。

  「JD Edwards的執行並不是很順利,」Barnes說。「我們在預算及時間表上都落後了。他們嘗試執行了太多的模組。我說『讓我們退一步看看什麼是需要做的。』我的哲學是用現成的,稍做些改變,但不能增加,因為當你將它升級時就會有一個潛在的噩夢。我喜歡這種階段性的方式,而不是一個大改變。」

  Barnes發現財務和人力資源模組執行的都很順利,但是訂單及定價模組就需加強;經銷及製造應用程序仍然還在計劃階段。

  Korbel公司曾聘請一家顧問公司來處理佈署的問題,但是Barnes意識到對於這企劃他需要更多的控制權,因此,就從內部執行。「現在最大的挑戰是要將企劃的控制權從顧問公司那取回,並由我們自己負責執行」他說。「我有充分的管理支援。它只需要一點點指示,以及很多的支援,然後將計劃放在適當的位置。但有個情況存在,就是外部的顧問執行部分的企劃,而內部的員工處理其他的工作。既然最終這軟體是由我們負責的,因此,我們覺得由我們負責整體的企劃是更合理的。我們變更了一些內部員工的職責,送內部的職員去培訓,接下來職員們很快地就會接受這是『他們的』系統的事實。從那時起,我們就再也不會有支援或升級我們的JDE ERP系統的任何問題。」

葡萄酒業的商業智慧(BI)

  當Barnes正在清理ERP爛攤子時,Korbel公司的總裁Gary Heck交給他另一個問題。公司的商業智慧系統似乎沒那麼的聰明。Heck每天要跟Cognos簽約聘用商業智慧(BI)系統,但是往往已裝瓶的酒瓶數量與存放在倉庫的數量不一樣。「怎麼在50英尺空間內會弄丟了500瓶呢?」Heck 會問。

  「我們遇到了一致性的問題,」Barnes提到。「數字對不上。我們現有的商業智慧系統是個老舊的報告系統,曾被之前的內部職員修改及更新過。一旦我們執行新的JDE系統,不一致就會出現。」

  在4月,Korbel將系統升級到Cognos 8i,8月就可以用了。如今不一致的問題已經是過去式了,釀酒廠有一個很強的工具可以評估生意的狀況。「我們仍然從事葡萄獲利及加工、混合並將它們裝入瓶中。」Lisa Russell說,她是Korbel公司的葡萄酒品質經理,一直在該公司工作20年。「追蹤已變得更加詳細了。我對於生意要怎麼運轉,以及整個公司從葡萄合約到成品的成本流都有很大的遠景。」

  事實上,IT已滲透到釀酒廠的每一個角落。傳統上,釀酒商會將存放各式各樣酒類的桶子(不同的橡木會生出不同的味道,所以需要定期地將它後傾)記錄下來。如今,Korbel公司使用eSkye的酒桶追蹤系統,它可自動繪製酒桶壽命的流程表。釀酒商只要看一眼流程表就了解什麼樣的橡木桶是可以用,桶子裡存放的是什麼酒,而桶子被重新裝滿過幾次,以及何時是它的退休期限。「已經證實桶子追蹤是很成功的了」Barnes說,「在改善我們產品整體的素質的同時,使我們可以將酒存放的流程及追蹤酒桶的成本管理的更好。」

  即使是從發酵的葡萄汁到轉變成葡萄酒,都可以在網路上監控,Korbel公司使用Acrolon Technologies公司的TankNET系統,可以精準地追蹤在儲藏罐內的一切。

  電信的基礎設施還需要加強。俄羅斯河地區也許是個風景秀麗的地方,但冬季的暴風雨對電話線卻是很嚴厲的考驗。每年都會因為暴風雨而斷通訊,切斷電子郵件和對釀酒廠的網路。因此,Barnes建構一條無線衛星網,以連接其總部與其在聖羅莎機場附近的倉庫和其它的設備。

  「它降低了我們的成本,並提高了頻寬」Barnes說。「我們使用額外的寬頻無線數據電路,以連接我們在索諾馬(Sonoma)縣的一些設備。這大大地從之前的銅質接頭成本中減低了數據電路的『連接』成本。因為健全的數據電路量在該縣是需要提升的,所以我們的可靠性也增加了。」

  2年後,Barnes發現他已經將Korbel公司整個技術平台大大地改造了。

一顆葡萄使另外一顆成熟

  「在大公司裡,如果對於IT有什麼想法時,你必須將它寫成一式3份,然後把它寄到天曉得有多少的層級那,到你得到回覆的時候就已經過時了,」Barnes說。「在Korbel公司我可以直接跟Gary說,並且可以立即得到回覆。」

  不過,Barnes嘗試引進更正式的管理流程。他的首舉之一就是開始著手一項IT企劃指導委員會。 每季Barnes發佈IT最新的情況,告訴其餘的人,他的部門正在做什麼。

  他說,在一個組織裡,沒有什麼比建立可信性更重要的了,首先要消除ERP佈署的分歧,接下來就是使BI的差異一致。「你真正所需要的就是一些可以開啟途徑的成功」他說。「如今我們做得還不夠。只要一點點的成功就能維持很久。我們已穩定很多的操作了,並且讓它們擁有完整的系統可以更有效率地執行它們的工作。」

  Korbel公司正在將它的ERP(JD Edwards 8.12發表)及BI系統升級,比如,佈署企業儀表板,而且期待與經銷商及零售商分享銷售資訊,以便更了解正在銷售的東西、價格以及地點。可以利用光學掃描機透過電腦條碼(Bar code) 追蹤每一瓶葡萄酒,從裝瓶到結帳,以便可以提供即時的銷售數據。

  「頭2年只是『解決問題及使事情能順利而已,』」Barnes說。如今,Korbel公司已經是一家更有效率及多產的公司了。我看到我們學會了有關於我們銷售的東西、銷售的對象,以及什麼是有利可圖的、誰在買什麼等等的更多分析,也學會了做企劃及準確的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