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event.flydove.net/edm/web/infosecurity01/294830
https://event.flydove.net/edm/web/infosecurity01/294830

觀點

專訪:「車載資安是跨部門的事!」SGS 談ISO 21434、TISAX、ASPICE三大車載資安標準

2022 / 12 / 05
編輯部
專訪:「車載資安是跨部門的事!」SGS 談ISO 21434、TISAX、ASPICE三大車載資安標準
年來電動車日漸普及,大量資料從汽車產業至供應鏈隨時進行交換傳輸,道路車輛整體性安全考量不僅止於技術、機械或功能安全層面,而是延續至資訊安全領域。電動車搭載的電子、電機系統及其元件的安全性愈發受到重視,更是車輛整體安全核心之一。
 
由於電動車製造產業獨特性,ISO/IEC 27001國際資安管理系統不敷使用,故衍伸出ISO 21434、TISAX與ASPICE三大國際標準,兼顧道路車輛資訊安全工程、汽車安全評估訊息交換,及汽車產業軟體流程改進與能力測定標準等。

車載資安常見攻擊

SGS台灣檢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車載資安協同產品經理吳安忠表示,車載資安攻擊有不同類型,這些類型分別對應到這三大國際標準。
 
第一類是有關機密資料洩漏。他舉例某汽車廠商交付設計圖給零件商,這些設計圖尚未公開,卻因資訊洩漏被競爭對手拿到。另一情況較常發生在歐洲車廠擁有大量客戶資料,委託行銷公司進行市場行銷時,行銷公司疏忽將個資洩漏。
 
這些情況,與TISAX標準有關。TISAX是由德國汽車工業協會(VDA)根據ISO 27001標準規範訂出的汽車安全評估訊息交換平台,確保汽車製造商、服務提供商與供應商間資訊安全統一標準。
 
ISO 21434為道路車輛—資通訊安全工程,提供道路車輛產業上、中、下游業者風險管理標準。吳安忠說,傳統的汽車安全指車輛本身功能,如煞車是否失靈等。而電動車上市後,則出現透過車內電子系統被駭入侵等問題,兩者層面不同。
 
他舉例某些電動車會自動偵測開遠光燈、近光燈時機,當對面來車交會時會自動切換近光燈,若該功能被駭客入侵失效,便是因資安造成的車禍,這就是ISO 21434關注面向。
 
ASPICE則適用於汽車產業評估,並持續改善軟體及其相關元件,也就是車載系統軟體開發過程的成熟度。吳安忠說,若成熟度不足,有潛在弱點在其中,駭客便有機可乘。他以某電影情節舉例說,駭客利用導航系統弱點入侵後竄改地圖,將本來的目的地導引至錯誤地點,就可能發生人身安全。
 
吳安忠表示,ISO 27001並未特別局限於特定產業,大部分來驗證的單位多為資訊單位。而上述三大標準:TISAX、ISO 21434及ASPICE則專門針對車載資安。
 
他認為ISO 27001適用範圍很廣,但最大的瓶頸是「過於通用」,小至三人公司,大至5000人公司都可以此進行驗證,無法因應特定產業。因此與車輛有關的資安標準,從ISO 27001衍伸出TISAX,電信業衍伸出ISO 27011、雲服務產業有了ISO 27018,醫療產業有ISO 27799等。

台灣車廠如何面對

吳安忠指出,台灣企業主已開始重視車載資安,特別是今年許多客戶直接要求提出導入這些車載資安標準的時程,主要以歐洲車廠為主,SGS觀察到汽車零組件相關產業現在的壓力,比要求ISO 27001時更大。
 
車載資安不僅限於電子廠,一些傳統產業也開始收到下游車廠客戶要求導入的要求,「比如輪胎廠」。吳安忠說,輪胎安置於電動車上,電動車驅動輪胎的方式也透過電子指令,而非機械操作,「可想而知車子零件、元件,都會被要求符合這些標準。」

車載資安驗證經驗與挑戰

至於企業整體統籌由哪個單位主導,端看企業如何成立資安組織。他說,當前資安層級,需從過去由資訊(IT)、網管(MIS)單位扮演支援的角色提升至策略面,公司要投入多少資源,需考量企業未來五至十年的經營方向,要將資安看成投資,才能將其完備。
 
雖然導入ISO 27001在車載資安上並非必要,但吳安忠說,以SGS 經驗來看,該標準是個基礎。
 
以TISAX來說,裡面有部分參照ISO 27001條文,在ISO 21434同樣也會提到部分內容。他說,ASPICE闡述的軟體開發,類似內容也出現於ISO 27001內,只是ASPICE更為深入。因此,若組織連ISO 27001架構程序都未成形,流程還未建置,直接導入車載資安,恐可能出現差距。
 
「車載資安是跨部門的事。」吳安忠坦言,如何讓各部門參與、投入車載資安,是目前看到的挑戰之一。他說,法規中許多條文並非僅針對IT單位,如TISAX要求對產品原型進行保護,涵蓋RD、生產、總務、…等部門,導入車載資安需跨單位參與,高階主管、老闆需出面協調各平行單位,避免由單一部門主導恐造成「推不動」的局面。

SGS 管理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