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網路實名制救得了崔真實?

2009 / 07 / 15
張乃文
網路實名制救得了崔真實?
網路實名制究竟是利是弊,各國觀點不一,藉一韓國個案為例,來分析其優缺點。

  主演「玫瑰人生」的韓國一線女星崔真實於今年10月初自殺,她的離世造成韓國社會莫大震撼,由於網路謠傳其貸放高利貸逼死友人,加上本人長期受憂鬱症所苦,而導致此起不幸事件。韓國藝人因網路流言蜚語而自殺的事件,早有多起。更早之前的狗屎女事件,導致當事人精神崩潰,這些事件已突顯網路暴力言論的嚴重性。

  網路言語暴力造成他人精神、甚至生命的威脅,使得韓國政府採取積極的導正措施,經過長時間的預備,2007年7月,韓國在「促進使用資訊通訊網路及資訊保護關連法」中,明訂網路實名制的規範,除了所有公務機構網站外,也重點式選擇了35個易發生網路侵權事件的民間業者網站作為規範對象,包括16個1日造訪人數超過30萬的入口網站、5個1日造訪人數超過30萬的影音製作共享及部落格網站、14個1日造訪人數超過20萬的網路媒體網站。受規範的網站,在民眾申請註冊為會員時,必須確實查核其身分證字號,並在往後每一次登入,均須通過身分驗證才可使用服務。網站平台提供者對於使用者身分及登錄,也必須進行認證及記錄,否則會被處以鉅額罰款,如果網站未能確實遵守認證及記錄要求,將會代替無法被追查到的被告接受懲處。

實名制是否為美意?

  採行實名制後,將可以追蹤到網路侵權行為人的真實身分,對於許多原本受網路匿名環境保護,而無所顧忌任意發言,或甚至是為了抒發自己不滿或嫉妒的情緒,就胡亂發表攻擊性言論的網路使用者,具有警惕的作用。原本擔憂實名制會侵害個人隱私的韓國民眾,在發生多起因網路語言暴力而起的不幸事件後,也期待實名制可以發揮矯正虛擬世界人格的作用,因而在實名制施行之初,多表示贊同立場。但實名制施行迄今,因受網路言論攻擊,而深受精神打擊者,仍大有人在,顯示效果不如預期。過程中政府曾多次試圖擴大實名制的適用範圍,不過市民團體和人權團體表達強烈反對,認為實名制會侵害言論自由,且違背憲政國家原則。今年8月底,韓國的國會報告中也指出:「全面性地以律法要求須登錄真實姓名,才能在網路上發表言論,有侵害表現自由之虞,而從網路使用者的媒體教育著手才是自律和責任的基礎。」坦承實名制並非解決網路語言暴力的好方法。

  匿名言論在民主國家中,是保障基本人權重要的一環,不管是人民對於政經情勢的針貶,對於職場或校園等周遭事物的意見,以及特殊經歷者,如愛滋病患、受家暴者等的經驗分享,透過匿名的方式,可以免去不必要的異色眼光,發言者也可從現實社會上下從屬關係的壓力中跳脫,獲得自由的發言空間。實名制之所以具有侵害言論自由的隱憂,是基於某些國家社會背景,能否真正尊重各方不同意見,仍有疑慮,人民恐懼實名制遭惡用,而成為追蹤敏感性言論發言者身分的工具。

  多數國家因有上述顧慮而不敢貿然採取實名制,而是賦予利害關係人在網路侵權事件發生後,有請求平台提供者揭露使用者資訊的權利,再根據所取得資料進行後續法律救濟。但由於使用者未必以真實資料登錄,因此亦有可能無從追查其身分,儘管在侵權行為的掌控方面效率不佳,但其針對某特定人揭露的作法,不僅省卻平台提供者必須全面核實使用者真實身分的成本,也維護了廣大網路使用者的隱私及言論自由,孰利孰弊,是否採實名制,目前各國仍有爭論。

  固然崔真實事件,成為促使韓國政府擴大適用實名制的主因,但將來成效如何,民眾已不如以往樂觀,畢竟該事件意味著先前實施實名制的效果不如預期。韓國是否會堅持採取更嚴格的實名措施,類似崔真實的悲劇是否因而不再發生,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