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newera17031.activehosted.com/index.php?action=social&chash=a60937eba57758ed45b6d3e91e8659f3.2219&nosocial=1
https://newera17031.activehosted.com/index.php?action=social&chash=a60937eba57758ed45b6d3e91e8659f3.2219&nosocial=1

觀點

SECURITY 7 最高榮譽-資訊安全的一代宗師-教育

2009 / 08 / 25
MARCIA SAVAGE 翻譯/李倫銓 
SECURITY 7 最高榮譽-資訊安全的一代宗師-教育
  在1980年代後期,Paul Proctor剛從學校畢業,進入網路安全這個領域,便接觸了所謂「入侵偵測」這個新興的技術。但,直到他拜讀了Dorothy Denning,1987年那篇著名的論文「An Intrusion Detection Model」,他才確知自己所走的
路是對的。

  「她讓我更深入了解入侵偵測這門技術,提供了一盞明燈。」Proctor回憶到。之後,Proctor繼續撰寫關於入侵偵測的書籍,目前是Gartner調查公司副總裁。

  那時候P r o c t o r , 在研究機構S R I International所舉辦一連串的IDS技術研討會中,Denning花了不少時間和他討論相關技術。

  「她是這領域的博士,看過所有相關研究論文,那時她不是跟我寒喧而已,而是花時間和我討論,讓我真正思考問題」。

  Proctor只是眾多受Denning影響的資訊安全人才其中之一,Denning不但是這個領域中走在前端的作家,亦是非常優秀的研究學者與教授。在資訊安全圈子中,Denning就像演藝圈的凱文貝肯,處處可看到與他有關聯的人事物。前美國國土安全部網路安全主任Amit Yoran說道。

  「在這個圈子中,很多人曾是她的學生或同事。」Yoran說道,在1990年左右,那時Yoran也是Denning在喬治城大學任教時的學生。

  而現在,Denning任職於加州蒙特瑞市的海軍研究院,教授國防分析,她至今撰寫過超過120篇論文,出版過4本相關書籍,其中包括《Cryptography and Data Security》以及《Information Warfare and Security》。她獲頒許多獎項,亦獲選為時代雜誌所評選2001年改革者之一,她同時也擔任許多知名公司顧問,包括Yoran
和Proctor先前所帶領的公司。

  對於她的工作內容,她說,她只是因為興趣,與對這領域好奇,而非什麼複雜的原因。「老實說,我並不是被某種使命所推動-像是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Internet就垮了。」

  Denning在密西根州的激流市(Grand Rapid)長大,從小便展現對數學的天份,她暑假都協助老爸打理建材批發生意。當她進入密西根大學後,希望當一個高中數學老師。

  但在1972年在普渡大學修習電腦科學博士學位時,某一門跟作業系統有關的課程改變了她的一生。她修了其中一門必修課程-系統安全,她也選擇這個項目作為她的論文題目,並建立對資訊安全理論極富影響力的「Lattice Model」。這門課不僅影響她將來的工作,亦讓她找到人生的幸福-後來,她嫁給教這門課的教授。

  S R I電腦科學實驗室研究主任P e t e r Neumann說,在她的工作期間,她具有前瞻性,除了密碼學與入侵偵測領域外,她也深入研究資料庫安全技術,在SRI期間,她和Neumann共同參與一個名為SeaView的研究計畫,主要是開發一套多層次的安全資料庫模型。

  「她總是能提早洞悉問題所在。」Neumann說道,Denning也不畏懼參與具有爭議的研究計畫,「她並不怕面對其他人質疑她的研究。」Yoran說道。在90年代時,她投入所謂的「Clipper chip project」,是美國針對通訊傳輸所進行的一項加解密計畫,這讓她招來許多議論。Clipper Chick也因此讓她貼上標籤。

  「我並不後悔我所做的事情。」Denning說道。「但我認為政府放寬了加密技術的輸出。那段時間的確在加解密技術上有很大的革新。」

  最近,她最有名的研究是所謂的「geoencryption」,只有在特定位置才能還原資訊的加解密技術。

  目前,Denning把重心放在網路恐怖主義研究上,經過多方研究,她發現恐怖份子並不致成為網路的主要威脅,「你並不會看到恐怖份子利用網路將電廠給關閉等之類的事情,至少在她沒看過這類相關的案例。」她說道。

  對於目前網際網路,Denning說,還有許多想法可以實現。像是微軟,自從致力於安全研究後的表現越來越好。但她也對CISO提出建言,必須經常花時間瞭解最新的威脅趨勢,並注意系統更新與做適當的設定。

  「我並不認為這世界上有所謂的萬靈丹。我覺得,我們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是得持續更新我們的系統。」她說道。